《皖江情懷》(卷二十九 堤沙畫橋嬌鶯啼 白心願雲森林白鷺飛 )

我嗟風嘆雨,在秀色中不停地感傷著情懷,依依輕輕而低首。我時常有清麗的短歌而含淚笑,執政霧或許夜晚的晴空裡。我曾見屏山曲曲,殘月秋棚。在繁冗秀木的三橋東面,那裡風光寂寞連仙瓊,卻也留有我的悲涼夢。
  三橋鄉森林嬌鶯啼,白洋湖上白鷺飛。藕塘飄蓮逸,清韻繞疏林。這裡溪前綠草濃,裊煙籠鄉薰。足跡競追晨風訴,我愁顏又似驚悔昨日春。槐林若素,梧桐葉漂蕩。我遠望白洋湖上碧浪萬頃,煙波難遂平。蔥翠茸綠,孤山長堤。叢蕪草坪,紅蓼蹊徑。深潭浚壑,偎紅倚噴鼻。又有小澗湍流,煙霞飄影,三橋風光都麗而恢奇,山水蒼勁而雄壯。
  三橋鄉地處懷寧要地本地,汗青悠長。舊稱三橋頭,是個古老集鎮,有河穿過老街。河上有石橋三座而得名,素有“懷寧重鎮,水埠三橋頭”之說。清乾隆二十八年(一七六三年)增設三橋鎮巡檢司。平易近國二十七年(一九三八年),日軍進侵安慶,縣治仲春遷至三橋,十月遷至石牌鎮;平易近國三十四年(一九四五年)遷歸安慶。開國初即設三橋區,分為三橋、龍門、白洋、雙河、社塘、寶福六鄉。一九五六年合並為三橋鄉,一九五八年建三橋人平易近公社,一九八四年改為鄉。東連黃墩鄉、西臨小市鄉、北接公嶺鄉、南與石牌區清河鄉、黃龍鄉交界。三橋鄉是宿、太、潛、嶽、懷,各縣區通去安慶市的要沖,也是皖東北通江進海的路況要地。三一八國道與二一二省道縱橫穿梭全境。距石牌、潛山縣城均為十九公裡。三橋鄉位於高河東北。同時,西距滬蓉高速平展立交口十公裡。地貌屬長江平原區丘陵、崗地、圩畈、湖泊亞區,地勢升沉陡峭。由龍門崗、長嶺崗、社塘嶺、燕窩嶺等造成丘陵崗地,沿白洋湖區造成圩畈。三橋鄉地盤肥饒,四序分明,氣候溫順,雨暖同期,降水適中,光照充分,無霜期長,為農業生孩子提供瞭傑出的天然前提。 境內有皖河道域的萬畝湖泊白洋湖。今朝當局四周小城鎮設置裝備擺設初具規模,曾經成為三橋鄉政治、經濟、文明、信息中央。
  默然而淡蕩,都依稀遙往,此刻的三橋鄉是明艷鼓噪的街衢。這裡有勻纖石道,在光霧籠修眉 台北罩下,已經神傷而淒迷。在三橋頹垣中,連綿著地脈,隻留下萬千傳說,裝點著如今錦繡的三橋。這裡渙散松影多使人感悟,雨濛舟闌,淡彩青山,也揮灑
  著期望秘緒。我悄然凝立此中,愛戴而惆悵。
  三橋修眉鄉綠樹湖波,相映成趣。半湖艷冶秋水旁,沿解放閘去北,但見湖畔連綿。河水悄悄流過青龍嘴,楓噴鼻層列,松枝被颯風拂拭著。遠看團山翠枝疏星,更令人心潮沸湧升降。三橋旱路一脈,一起北行,白洋湖與小湖,擺佈相偎。經徐凹瓦店,柳樹輕婉而高揚。曹祠水庫,四圍噴鼻樟,輾轉蕩落而清涼。長嶺崗與團山相峙,日暮塵囂中,眉神厚薄而飛越。薄暮慘痛紅綠,benefit 修眉變遷而山青。這裡遙林近村,卷舒而柔靜。
  白洋湖北,三河齊競。彎曲繾綣,曉煙濕濛,林深而拂袖。南河稍徑直,道路街巷寂靜的丁傢嘴,略顯冷傖的張氏宕;下月角頭披藤蔓,花瓣飄灑金釵灣。中河多曲繞,小徑猶閑走。朱傢圩木樨飄噴鼻,洋塅裡蟋蟀秋吟。高墩土橋,深谷噴鼻草。艷波輕濤,玉蘭噴鼻樟聲瑟瑟,陳磨形山風如故。北河多邪路,可是青嶂艷麗。經陳圩,過寧灣,至八鬥畈。這裡清漣倩影,山麓迤邐而令人紋眉陶醉。
  薰風輕巧而波艷,三橋流水。朱新屋,赤土墈,槐林鬱蓊,草蘭遍阡。王祠滿庭芳,望青嶂綿延,松馨流雲。經王屋繼承北上,翻燕窩嶺,至詹傢坦。渡橋緩緩,而海浪與縫石漸遙,旱路遂窄。這裡但見紫靄涵濡,風獵草驚,林隱而飄揚。或幽抑清泉,隨晨光而顫抖。溪流淡絕,漸北而至三祝鄉。在辛勞如癡的歲月裡,人們在梗塞中棲居此地,熄滅瞭有數的芳華。可是人們的風雨進程,清爽而惆悵;或許殷勤的性命,因盛開而爆裂。這裡已經暴雨水漲罘罳外,或漫漫飛卷有情影,或在山水吼濤中,不見雲隙霞光。此刻湖水萬頃而碧波深奧,良田千畝而肥饒鬧熱。這裡有濺泉沖浪,夢野急水行雲。我也望見葉落枯枝,憤懣而冷落,隨燁華濺躍之浪,翻騰而深沒。
  悲歡疾苦去去辱沒於患難,我想在安靜冷靜僻靜安定中反悔。我願領有暖情而滄桑的脈搏,仁慈坦誠而不腐化。三橋鄉天空斜陽,沉靜一碧,又把千山萬水壓落腳底。這裡有磚樓石欄的喟息,有寒漠荒街,或淒殘園院。我不會為跋涉愁煩而覺得勞苦,為幾莖花卉,也會追尋有數。我的心緒雖如橋垣密藻,卻不急不慢地瞭卻著,這清閑的日度。
  民俗摸秋與三橋鄉。三橋鄉自古就有摸秋的民俗。摸秋,又稱偷秋。懷寧眼線 推薦俚語:“中秋摸秋不為偷”。相傳三國後期,曹操戎行規律嚴正,所到之處,耕市不驚。中秋之夜,露宿田野三橋展頭。幾位士兵饑餓難耐,瓜果充饑,偷在田間。不意,為主帥通曉。天明,欲治其罪。村平易近為其開脫,口授:中秋摸秋不為偷,乃此地民俗。後,兵罪遂免。從此卻留下中秋摸秋的習俗。清梁紹壬在《兩般秋雨盦隨筆》中寫道:“女伴秋夜出遊,各於瓜田摘瓜回,為宜男兆,名曰:摸秋”。摸秋之人樂於此中,丟秋之戶亦隱約竊喜,認為月桂娘娘會賜福其傢。月圓中秋,新娘摸秋,摸得南瓜,因懷寧“南”與“男”同音,兆生男孩。
  板栗燒仔雞與三橋鄉。三橋鄉的一道名菜:板栗燒仔雞。懷寧俚語:“三個月雞鳴唏唏,三個月鴨動刀殺。”相傳元朝末期,朱元璋的謀士居三橋展,預備倡議暴亂。其時,三橋人稱元朝統治者為:“韃子”。暴亂便是要衝擊韃子,意含“擊子”。而三橋人稱雞蛋為:“雞子”。二者,正好懷寧音近。板栗樹是質地堅挺的木料,意含“意志堅定、果斷”。殺瞭仔雞,就沒有瞭“雞子(擊子)”。板栗燒仔雞,就象徵著:狠狠衝擊韃子,殺光韃子。為瞭同一倡議暴亂,便當用中秋吃月餅的習俗,將“八月十五雞子”的信條夾在月餅中,提前分發到各地。相約吃板栗燒仔雞,以明志。並在中秋此日動員瞭起義,一舉顛覆瞭殘酷的元朝統治。為瞭留念此舉,板栗燒仔雞相沿至今,並成為三橋鄉的特點菜肴。
  三橋年夜河以西,三一八國道以南,草芥殘垣,寂樹藤長。南在廟塅,東隅朱嶺,荒原晨露,松茅煙霞,秀挺而歡欣。北上河塝,西距鄔莊。濃郁的槐,婆娑的柳,鮮妍的石榴,夙願而竟酬。遙亭冷巷,紅芳綠蔭。洞簫湖酣而綢繆,泛動而聲遙。三橋年夜河以西,三一八國道以北,地曠天低,村落連裡。甬道徐徐,屋頂俊俏而羞怯。年夜園巷北,經三村:王祠、西河與龍門,而臨三祝鄉。其道多荊棘,淺山連綿,濺流叮咚,小橋分散。安適天景,都與城鎮設置裝備擺設,相往甚遙。白石門東邊較逼,河風雲霞。焦元壩與路嶺,山青若洗,人蹤稀。繞紅土墻,稍憩路莊。碑碣妍花,綺色而深幽。磐石清素雅,樟林輾轉而不寐。另有低房苦井,在無際懦弱中徐徐傷逝著。
  白洋湖,時而萬頃秀氣而舒適,時而白練凌空,煙波浩渺;重巒疊嶂中,湖光紋 眉山色,狹長而迂歸。噴沫濺花,遊魚細石;景色旖旎,舉止高雅。熟年稔歲,睹物興情,賞心而順眼。風清月皎,歌鶯舞燕,或因撫景傷情,感今而懷昔。冰壺秋月中,更令人平地而景行。藕塘水庫及其下遊小河。河水清亮,魚蝦成群。每逢盛夏,村平易近攜帶小兒,在河灘戲耍,在清溪浣紗。幸福無窮,在碧水藍全國。
  白洋湖解放閘與三橋鄉。據《懷寧縣志》紀錄:白洋湖解放閘。座落在皖水珠流河右岸白洋湖口。於一九五六年十一月開工興修,一九五七年四月落成。系排白洋湖匯集的二百五十六平方公裡來水的年夜閘。其規模為:五孔,每孔凈寬二點六米,高三米,閘底高程十六米,閘頂建有公路橋,並裝有電動或手搖啟閉機五臺,每臺可起重五噸。閘門為鋼筋混凝土構造平板式。
  白洋湖位於三橋鄉與小市鄉接壤處,流域面積一百五十六平方公裡,匯集三橋、黃墩、小市、三祝、楓林等鄉和潛山縣葉傢店之水。始建於二十世紀五、六十年月的解放閘,是白洋湖蓄水排澇的總關隘。重修解放閘,將無利於關閘蓄水,規復白洋湖生態濕地和維護。白洋湖湖水經由過程解放閘流進珠流河、皖河,終極匯進長江。珠流河為縣境內河,是清河鄉、黃眼線 卸妝龍鄉、三橋鄉的分界河道。上至小市鄉茅庵村,下至黃龍鄉結合橋下與皖水會合。河道區域,魚肥稻噴鼻、荷柳超脫。 藕藕塘水庫位於三橋鄉中聯村境內,皖水一級主流珠流河上遊,是一座以澆灌為主,兼有防洪、養殖、集鎮供水等綜合效益的小(一)型水庫。水庫集水面積二點六平方公裡,總庫容一百九十點二萬平方米。水庫防洪維護區觸及三橋鎮零點五萬人口,零點六萬畝耕地,同時還維護著黌舍二所(中學、小學各一所)及三一八國道的安全。
  我日耽大雅,無念本身寫下素事篇章。每援筆飾箋,輒勞懸懷,命蹇如斯,殊覺赧顏。我在此隻是淡寫餬口旋律。我非倩人,亦無底本,信步觀場,稍散鬱滯,慨當以慷罷了。

打賞

0
點贊

主帖得到的海角分:0

舉報 |
分送朋友 |
樓主
| 埋紅包

標籤: